学术交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宗源养生文化 > 学术交流
张三丰《道要秘诀歌》看金丹修真文化
来源:德清宗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者:网络转载 时间:2014-12-05 浏览:

从张三丰《道要秘诀歌》看道教金丹太极修真文化

张三丰《道要秘诀歌》

【原   文】

道要歌,道要歌,不知道要必遭魔。看玄关,调真息,知斯二要要修毕。以元神,入气海,神气交融默默时,便得一玄真主宰。将元气,入黄庭,气神和合混混际,又得一玄最圆明。一玄妙,一玄窍,有欲观窍无观妙,两者玄玄是要机,异名同出谁知道。看玄关,无它诀,先从窍内调真息,神恬气静极自然,妙自无生现太极。

古仙翁,多半语,恐泄真机不妄举。或言有定在中央,或言无定自领取。到而今,我尽言,此在有定无定间。有定曰窍无曰妙,老君所说玄又玄。指分明,度有情,留与吾门作赏音。遇而不修为下鬼,为圣为凡随乎人。

初下手,最难行,离了散乱又昏沉。大丈夫,有真学,必将神气分清浊。先天神兮最清明,后天神兮乃浊物。扫除浊物守清明,闭塞三宝居灵谷。这灵谷,即窍儿,窍中调息要深思。一息去,一息来,息息相依时相偎。幽幽细细无人觉,神气团冲九窍开,照此行持得窍妙,昏沉散乱从何来?

我们前面对“张三丰《打坐歌》说什么”,做了一个道教金丹文化的原理介绍,是站在道教金丹太极修真文化的视角,给张三丰先生的《打坐歌》里面蕴涵的金丹文化知识,做了一个大致的解释。鉴于目前我国的金丹文化,常常流于后天的养生文化范围的练养和研究的这种文化现象,均是难以走出执象的丹法错误,一直是《悟真篇》批评的“未得妙法之真”的这种丹法,在我国气功与养生界占主导地位。而金丹文化又是隐秘的先天学问,难以用个人的观点去引导大家走出这种误区。为了弘扬我国金丹太极修真文化,传承这一古老的先天大道文化,我们认为只有去阐释这些最具权威性和代表性的历代内丹大家的著述,诸于像张三丰、张伯端等这些大家的金丹文化原著的内涵,先做一些文字上的校对,再对其中的基本含义,作出相应的解释,才能还原我国金丹文化的真实面目。

我们很期望能用张三丰先生的这些具有代表性的金丹名篇,这些具有流行性的金丹歌诀,也代表着道教金丹太极修真文化的精要,和具有丰富内涵的先天学问的文章的内容做些发微,才能纠正我国目前流行的低级金丹法门,去匡救这样的养生学,早日走出落于后天精气练养泥潭的局面。

这里再把张三丰先生的《道要秘诀歌》,这篇较有影响的金丹歌诀的太极修真思想试做探赜。由于解释这些往古需要师承的神秘文化,是不能用常规的伪劣丹书去解释的。故我们采用了对原著进行分析和直译的形式,对这篇歌诀的修真秘密做基本的阐释,希望能够用这种思路去理顺我国道教金丹太极修真文化的主要脉络,使现代道教金丹文化,不再沉沦于近当代的“精气为用”的着相法门等养生误区。

首先,我们觉得张三丰先生的金丹太极修真文化,跟唐宋时期的道教金丹文化,更具有独特性。特别是与张伯端的《悟真篇》里面讲解的金丹文化,在理论上虽然基本相同,但他又完全超越了《悟真篇》的金丹文化的学术范围。张三丰先生的这种金丹文化,是上承陈抟一枝的一种隐修的金丹太极修真文化,更有别于流传最广的全真派的金丹文化的基本特征。

按照史书的记载,张三丰先生这一枝,是源于陈抟老祖的隐修派的。他所有的金丹太极修真思想,从张三丰先生的那些金丹歌诀的字里行间,能够窥探出蕴藏着陈抟老祖的那种先天太极图式的中国神秘文化内容,是直接把道教的金丹文化,跟我国的太极文化和传统的修真文化,融合在一起的一种相对完整的金丹文化。

我们认为这种金丹文化的特征,应从剖析张三丰先生的系列文章,从中领悟出陈抟老祖一支的秘传金丹文化的影子。

所以,我们也是源于对这种金丹隐修派的文化特征的研究,按照张三丰先生的对金丹文化歌诀叙述的独特性,试图把我国隐秘的金丹文化,重新定义为道教健康文化中的“金丹太极修真文化”部分。它既是道教金丹文化,又是道教太极文化,还是道教修真文化,共同构成“道教金丹太极修真文化”这种文化体系。

如果按照这种学术思想去分类,就能够给我们一个启示,那就是我国的金丹太极修真文化,也是我国的金丹大道文化,他们在理论渊源上是统一的。也只有我们确立了这个文化体系,确立了这种模式,那么,再去理解我国的主流金丹文化,就会变得十分清晰。

为了说明这种道教金丹文化的独特性,我们这里再对张三丰先生比较有影响的《道要秘诀歌》这篇歌诀,按照我们对道教金丹太极修真文化内容的传承和理解,对其中的个别句子,我们认为有传抄上的错误的地方,进行了校勘,并按照文意,重新标点断句分段解释。

根据金丹太极修真文化的火候次序,和张三丰先生的歌诀的行文思路,对其中的金丹文化秘密试做说明,一探这种金丹隐修文化的神秘之处,它到底跟现代养生学所指的丹道养生文化的基本内容,有什么本质差别。

张三丰先生说:“道要歌,道要歌,不知道要必遭魔。”这句话说的既警醒又惊心,张三丰先生是在规劝我们这些后人,如果我们想修真,却又不知道“道要”的话,那么,我们的这些修道就是错误的,就必定会遭遇魔障。

《道要秘诀歌》紧接着说“看玄关,调真息,知斯二要要修毕”。这句话是张三丰先生金丹太极修真文化的核心内容,它很明白的指出了“看玄关”和“调真息”这个“二要”就是修道的关键,是我国金丹太极修真文化,跟其它道教养生文化的分水岭,一旦这一点我们糊涂了,我们所有的修道都是错误的,是要遭遇魔障的。

我们在前面的“张三丰《打坐歌》说什么”里面说过,我们修真如果没有这个二要的“修毕”,就修不出“玄关”。我们不达到真息、真意、真心的三位一体,就统统就不是修真。它就只能是后世缺乏师承的二流金丹工夫,我们的太极就显现不了,金丹的修持就不能成功。

所以,张三丰先生在这里棒喝那些违背这个“二要”的金丹法门,是“不知道要必遭魔”的法门。

这个金丹太极修真的道理,实际上也是海蟾翁在《至真诀》开篇就指出的“命蒂由来在真息”的修真核心,这样的金丹文化传承上是统一的。相传刘海蟾和陈抟老祖是师友关系,从这个《道要秘诀歌》中,我们很容易发现,它跟《至真诀》在文化传承上是一脉相承的,似乎能在张三丰先生的这些歌诀里面,完整地找到他们的相同点或某种文化契机。

一种特有文化的内涵的力量是无穷的,尽管后世出现了大量的道教金丹修真文化的伪书,这些冒名的东西,但我们如果能从文化的内涵和金丹文化的特指去研究,那么我们的道教金丹太极修真文化,一定会走出传统的伪学泥潭。

大家都知道,道教金丹大道的修真入门,是从修玄关开始的。可很多人并不知道金丹的“玄关”这个东西,是靠我们自己去修出来的,是我们从达到真息时,才开始出现的一种修性境界。这个玄关怎么修?在张三丰先生的著述中,已经讲的十分明白。

修“玄关”是道教金丹文化的起点,是甄别养生文化和修真文化的唯一区别。怎么去修这个“玄关”,一直是我国金丹文化的秘密,这些秘密只要有明确的传承,是比较容易理解的。这些留待我们将这些金丹太极修真文化的基本知识讲完后,只有我们从容的走出当前的二流丹法的束缚后,不再沉沦于《悟真篇》说的“误他永劫在迷津”的我执、相执后,再选择适当的时机把这门隐秘的金丹文化具体修法介绍给大家。

张三丰先生在《道要秘诀歌》里面,已经很完整的将他的金丹修真道理讲明白了,只是缺乏具体的修法介绍,但理论上是十分完整的。他说:“以元神,入气海,神气交融默默时,便得一玄真主宰”。这句话其实就是在阐释修玄关的。什么是元神,什么是气海?当前的很多气功书上,都把我们腹部脐下丹田视作气海,而在道教金丹文化里面,凡是有形的描述,就不是修真的气海。

这里说的“神气交融”是一种张三丰先生说的杳冥之域,也叫慎独之功的默默时。我们只有从这里去修,才能实现“便得一玄真主宰”的“玄关”来。修出这个“主宰”就是我国丹书上面通常说的“阳生”、“活子时”、“真心”。亦即禅宗所说的“真如之性”。亦是《易经》描述的“太极”状态。

因此,我们按照张三丰隐修派的观点,得出结论:太极就是金丹,金丹就是太极。

张三丰先生说:“未炼还丹先炼性,未修大药且修心。”我们只有经历了这个境界的突破,完成张三丰先生说的“开关展窍”的这个“中关”工夫,就能够获得真息、获得真心。这个道理在张三丰先生的金丹理论里面,也叫“河车初动”。是一种从渐修至于顿悟的工夫,我们只有经历这种渐修至顿悟的“玄关”完成,才能进入下一步的“河车真动”的渐修“和合”工夫,是《悟真篇》说的“调和铅汞要成丹,大小无伤两国全”的渐修,才能阐释得了道教金丹工夫的性命双修的真正含义。

《道要秘诀歌》按照道教的基本思想,生命的顺生是从元精、元气、元神的路线的;生命的逆修,是元神、元气、元精的逆行模式。故张三丰先生这里先是“以元神,入气海”的,再经过这种实修的证验后,才进入“将元气,入黄庭,气神和合混混际,又得一玄最圆明。”的渐修阶段。

按照道教基础文化的次序去理解,是元精生元气,元气生元神的顺生。可金丹是要逆修、要返还的,是“顺为凡逆为仙”的由元神到元气,再到元精的渐修过程。很多人不明白金丹的“元精”才是道家最微妙、最幽深、最惟精惟一的东西,他是先修元神,后修元气,再才能有元精的金丹。这个在内丹学里面,绝对不是我国现代气功养生气功动不动就将性冲动这些玩意儿当做元精去安排的。

从这个金丹的顺逆理论,从这篇《道要秘诀歌》里面,我们可以清晰的找到那种阐释我国道家金丹返还文化的古老而全新的金丹理论模式来,只是我国当代的绝大数金丹文化,拘泥于后天的形体练养上去了,把这些基本道理给弄糊涂了,乃至于大家长期糊涂学道,糊涂修道。

我们有了前面的河车初动后,才能进入“将元气,入黄庭。”的渐修,正式进入太极修真的境界,到这个进阶,丹书才有“元气”和“黄庭”的概念,才会有这样的专有金丹名词术语,早期的练养之术,是没有这样的概念的,如果随身便便有这样的概念的丹书,就一定是伪书。

所以,我们一再强调,弘扬我国的金丹文化,应该从文化的内涵方面入手,去寻找我国金丹文化的共性,不能依赖个别冒充、冒名的传人去误入歧途。

金丹文化不是一开始就会有“黄庭”一说的,所有丹书凡是涉及“元气”、“黄庭”的内容,一定是指的先天的东西,不是后天参杂的元神和气海,这些都是区分我国丹经真伪的基本知识。

张三丰先生这里说的“神气交融”状态,凡是练习过气功的人士都明白,它是夹杂着后天的意识在里面的早期练法,所以说是“元神”和“气海”这样的名词术语。金丹的修真,只有过渡到先天元气或黄庭的真意阶段,修出玄关后,才会有金丹的“和合”之功。

这个是丹书的火候道理,无论道家还是禅宗,都说“和合凝聚,决定成功。”我们从张三丰先生的这篇文章,逐字逐句去分析,就会发现张三丰先生的金丹歌诀,乃千古真传,字字珠玑,绝无空话废话。

我们就可以看出,前面的“真心”是慢慢修出来的“便得”的“玄关”,而后面的“又得”,具体是讲的又得的“河车真动”内容,前后不能混乱。

前面是获得的“真主宰”,是传统丹书说的“一候”,这里的“又得”的“最圆明”,才是传统丹书说的“二侯”。只有“最圆明”的金丹,才是“二侯采摩尼”的道胎。所以,千百年来这个“两玄”的秘密,是丹书长期隐秘的火候程序,这里用张三丰先生的《道要秘诀歌》的内容发挥,好让大家从源头上去辨别我国的金丹文化。

我们在这里讲出金丹的火候程序,是方便大家明白了这个道理后,才能印证出,为什么张三丰先生的《打坐歌》最后会说:“仙是佛,佛是仙,一性圆明不二般。”这样的话。就会对我国道教金丹性命双修的真正意义,有一个明确的理解,它绝对不是像当代的那些养生术那样,长期的在肉体上去追求气行任督等等的着相法门,它们是“禅道一如”的金丹文化。

这里的“便得”是刘海蟾说的“今日相逢道眼开”的“无心之心”的“玄关”,这个是玉液还丹,也叫小还丹。从此我们才进入金丹的渐修过程,才是“又得一玄最圆明”的金液大还丹,这个“又得”的“最圆明”,就是大丹成就的法身了。

这样看来,张三丰先生的《道要秘诀歌》里面,是隐含了这个金丹性命双修的火候之理的,如果没有通盘的金丹文化知识做基础,估计大家一时半会,也是难以理解这个道理的。

《道要秘诀歌》说“一玄妙,一玄窍,有欲观窍无观妙,两者玄玄是要机,异名同出谁知道”。这个道理是源于《道德经》的宇宙天人生成哲理。两者都是“玄”,也只有“两者玄玄”,才是最真实、最重要的机要。这个“异名同出”的道理,自古能有几人知道啊!

这个道理就是我国金丹文化的“始于有作无人见”的“玄”。它不是夸夸其谈的空寂之学,是一种实修。故《道要秘诀歌》这样说“看玄关,无它诀,先从窍内调真息,神恬气静极自然,妙自无生现太极”。

“妙自无生现太极”是张三丰先生的金丹文化的落脚点,大家应该明白,我们修真的“太极”是“妙自无生”来的,是《至真诀》说的“太极布妙人得一”的消息,这种道理在这里,张三丰先生说的是多么的浅显啊。

是故张三丰先生说:“金花朵朵鲜,无财难修炼。”我们修真,不得“玄关”这个财,就不是还丹,就没法修炼。所以,张三丰先生一直批评那些一般的静坐法门,不能还丹,就是孤修,就是枯坐,就是不得法的工夫。

我们从这首《道要秘诀歌》里面,还可以看出自古以来,很多先哲、大德都不愿意把这些秘密直接讲出来,张三丰先生在这里也是不愿意直接讲出来,这个就导致了我国金丹神秘文化的知真的艰难,也导致了很多热爱养生的人们,一直是在肉体上面瞎猜,甚至出现了陶秉福教授等那样的,用在男子的生殖器的某个点,去寻找金丹的这个“窍”,跑到体外去强猜去了。

这个窍不在内也不在外,如果真是那样在男根周围去猜的话,那么女子又该怎么去寻找这个窍呢?简单一想就知道,大家这样的盲从,是不明金丹的巧妙,犯了张伯端说的:“靡肯自思己错,更将错路教人”的毛病,这样去误导大家,一定会犯了魔障。

故张三丰先生说“古仙翁,多半语,恐泄真机不妄举。或言有定在中央,或言无定自领取。到而今,我尽言,此在有定无定间。有定曰窍无曰妙,老君所说玄又玄。指分明,度有情,留与吾门作赏音。遇而不修为下鬼,为圣为凡随乎人”。

古仙翁这样说,我们的张真人在这里也这样说,但他这里还是在用《道德经》的道理在明说!

张三丰先生这里明说的是什么?它就是老君所说的“玄又玄”。“玄”之后,又还有一个“玄”,这个是《道德经》的宇宙万物孕育哲理,将留待我们修真的同门去共同欣赏。

怎样才是“指分明,度有情,留与吾门作赏音”的呢?张三丰先生下面一段话:“初下手,最难行,离了散乱又昏沉。大丈夫,有真学,必将神气分清浊。先天神兮最清明,后天神兮乃浊物。扫除浊物守清明,闭塞三宝居灵谷。这灵谷,即窍儿,窍中调息要深思。一息去,一息来,息息相依时相偎。幽幽细细无人觉,神气团冲九窍开,照此行持得窍妙,昏沉散乱从何来?”就说的很清楚。

张三丰先生用自己一生修真中的感受在说:“初下手,最难行,离了散乱又昏沉”。大家修真大都卡在这个关隘上,往往不是出现打坐的散乱,就是出现打坐中的昏沉,所以是“离了散乱又昏沉”。怎么去克服这些毛病,《道要秘诀歌》里面明确的说,这个就只有靠“调真息”了。

金丹的“真息”这个秘密,成了我国金丹太极文化的根本。是“大丈夫,有真学,必将神气分清浊”的金丹文化“神气分清浊”的标准,不是糊里糊涂的学道和糊里糊涂的修道。

可当代很多修真的同仁,大多陷于后天的精气窠臼,不能“扫除浊物守清明”,往往是张三丰先生说的:“固本一心分做数心,如何能够一心一意做工夫?”就难以做到“清明”,就难以“闭塞三宝”,就不能“居灵谷”了。

这个问题要怎么解决,我们的张真人在这里来了一句猛醒的话“窍中调息要深思!”,这个就是道要,我们只有明白了这个“窍中调息”的道要,就会“照此行持得窍妙,昏沉散乱从何来?”。

张三丰先生一句反问的话语,已经很清楚的告诉了我们,这个才是我们的修真之路,否则,我们的修真是“必遭魔”的啊。这个不是危言耸听,这个是有深深的金丹哲理蕴含在里面。

张三丰先生的一首《道要秘诀歌》,已经将我国千古的金丹太极修真秘密都讲了出来,但具体怎么去修,还要围绕这些秘密和结合师指,去慢慢领悟。

张三丰先生的丹道思想,是我们见到的最完整的金丹文化,他一直是在用很平铺的语言,用很浅显的歌诀,在讲解大道和金丹文化的,只是这种金丹隐秘文化,如果没有真师的传承,是难以理解的。

更加上我国近当代的金丹文化研究,被一些所谓的名人的臆说给误导了,以至于大家长期走了刘一明宗师批判的“为盲师者,师所误”的老路,难以理解我们这里指出的知真、至真道理。

自古金丹有真传。从这首张三丰先生的《道要秘诀歌》就可以看出,这些金丹真传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也只有理解了这些金丹文化的基础知识,就不会陷于《悟真篇》说的“误他永劫在迷津”的执着法门。

随着现代国学热的兴起,一股大家对传统文化的喜爱与深入学习的热潮的出现,我们相信我国的这些金丹太极修真文化,会随着一些研真工作的深入,会随着我们的助推,以及大家在源头上,再对金丹文化做一些基础解释工作,大家一定不会再沉迷或痴迷那些执着己身的东西了。

《道要秘诀歌》解释到这里,当然其中还有很多隐是囿于金丹文化是一项系统工程,不是一言半语就可以解释明白的。需要一个系列的诠释工作,大家才能看明白。

我们在这里关于道教金丹文化所言真妄,非为一家之言,我们只是在用比较直译的语言,结合我国金丹文化的精华歌诀,去对我国金丹文化的核心内容做些阐释,希望大家能够从我们的这些基础解释中,再结合对张真人的这些言论的理解,去“窍中调息要深思”那样的深思,做出深刻的判断。唯有这样携手匡救我国金丹太极修真文化的精要,才能一起谱写一曲我国金丹文化的盛世真典,才能让我国金丹文化,更好的去惠及大众,造福全人类。

湖北高帅  写于2014年01月08日子时

 

相关文章